關於部落格
  • 82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低起薪.高錢景 觀光百貨金融最火紅

時報週刊   / 報導/夏幼文 攝影/焦正德

許多社團都宣示現在是「青年貧窮化」時代。(陳界良攝)
最近五年社會新鮮人的起薪直直落,根據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的統計,今年大學畢業生平均每月起薪約是二萬六千多元,與勞委會規定的基本工資一五八四○元差距愈縮愈小,目前只差一萬元左右,換算成年薪只有三十萬元上下,約回到十年前的就業市場水準,即使主流行業也是如此。七年級生的社會新鮮人踏出校園走進職場,面對的是低薪時代的來臨。 雖然電子業依然是社會新鮮人的最愛,值得注意的是,由於時代轉變,向來低薪的觀光與百貨業,現在成了職場上的熱門行業;一直是市場主流卻薪水普通,尤其在科技業崛起後一度退燒的財務金融人員,則受惠於全球最有錢的族群「戰後嬰兒潮」開始分批退休,亟需退休金理財規劃而再度發燒。所以在這一波「青年貧窮化」的浪潮中,有些社會新鮮人願意接受這些「低薪高遠景」的工作,一步步邁向心中理想的目標。 「二萬四千八百元,是許多晶華酒店員工的職場生涯起點。」二十一歲的AMY,每天早上從台北縣泰山鄉到台北市晶華酒店上班,從實習到正職員工已經五年,現在她主要的工作是在二樓的牛排館擔任服務生,過去三年她每個月領到的薪水都是「二四八○○元」。 觀光科系畢業的AMY說,班上同學現在大概只有她一個人在飯店業工作,大多數同學畢業後都選擇去旅行社,因為飯店業的薪水太低了,她堅持的原因是對餐飲業真的很有興趣,在晶華上班讓她學到比學校還要實用扎實的課程與經驗。
黃鈺靜經理在晶華飯店的第一分工作是總機,後來職位一路升等,2、3年下來也脫離了低薪的生活。
留學生到飯店當總機
飯店服務人員是最近一年非常搶手的職業。因為大陸人民來台觀光即將實現,台灣很多觀光景點附近都在大興土木蓋飯店或餐廳,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也跟著走紅,特別是任職過知名飯店的,更是高薪挖角對象。 從管理課程、如何開酒,到最重要的如何服務客人,都讓AMY覺得受益良多,雖然要從早上十點上班到晚上十點,薪水也不夠開銷,但是她還是想留在晶華飯店工作,原因是這裡可以幫助她有一天能開一家寫著自己名字的「Amy牛排館」,公司的訓練可以幫助她實現夢想。 在晶華酒店工作十年,值班經理黃鈺靜的職場人生也是從二四八○○元開始。當初在紐西蘭念完書,回台灣找工作,最大的志願就是要考上晶華酒店,但當時晶華只有總機的職缺,黃鈺靜還是決定接受,「朋友們都很驚訝,因為是當總機,尤其薪水不到三萬元。不過,我已經踏進夢想的第一步了。」 剛到總機部門時,意外發現這個部門「臥虎藏龍」:同事全是大學畢業,而且都有流利的語言能力,甚至有位同事還是日本人。八個月的總機生活並沒有嚇跑她,反而讓黃鈺靜對於晶華酒店的所有部門與活動有詳細的了解。後來,黃鈺靜被選為第一批私人管家培訓人員,長達十個月的訓練期,在英國專業老師魔鬼訓練營的要求下,她學會餐廳管理、廚房、洗碗部、客房床鋪整理,甚至學會了熨燙報紙。 完成私人管家的訓練後,儘管每個月還是領二四八○○元,但黃鈺靜覺得當上私人管家真是人生的最大成就。接下來的日子,她忙著接待來自全球知名的藝人,包括惠妮休斯頓、瑪莉亞凱利、辣妹合唱團、羅比威廉斯等大牌藝人。那段日子讓黃鈺靜覺得在飯店工作真是太好了,每天都過得非常精采,儘管是低薪,但客人給的回饋鼓勵是用高薪買不到的。 五年前,黃鈺靜晉升為值班經理,管的事情更多,薪水也脫離二四八○○元的水準往上調升。黃鈺靜表示,許多剛進飯店業的同仁確實對低薪、時間長、又需要長期站立的工作無法適應,做了幾個月就選擇離職;她建議有心到飯店業工作的社會新鮮人,不要將飯店業的薪水想得太過美好,飯店業是很辛苦的工作,但是她願意將自己的青春貢獻給飯店業,因為在大飯店上班可以受到良好的培訓,公司的福利與制度也很完整,「尤其是有許多同事離職後自己開餐廳,都做得有聲有色,飯店工作是很有前景的。」
許純碧希望現在努力地學習,過幾年有機會擔任理財專員,甚至一圓超級理財專員的美夢。
許純碧目標超級理專
理財,是人人都有的需求,尤其是未來五到十年,全球最有錢的族群「戰後嬰兒潮」逐年退休,美國曾有調查指出,財會人員會因此成為明星職業之一。最近兩年,日本金融市場已經在為這個族群準備不少可以利用的理財商品。而台灣金融業受到雙卡風暴,今年起薪不如以往,不過長遠來看,金融與相關行業仍會是個薪水快速跳級的工作。 對於渣打銀行理財助理許純碧來說,「有前景」是她願意每個月領三萬元左右薪水的理由。今年二十四歲、畢業於政大外交系,許純碧不像班上多數的同學選擇繼續念研究所,而是在大四時就到渣打銀行房貸部打工,今年她轉為正職擔任理財專員助理,每天幫助兩位超級理專服務客戶。 許純碧在房貸部門打工時,月薪不多,但每次看到繳不出房貸的客戶,她就好難過。現在到了理財中心,每天看到的客人都是有錢人,她笑說自己的人生也變得很光明;最重要的是,擔任理財助理不到半年的時間,她已經比其他同學懂得投資理財,現在她將剩餘的薪水投資在海外基金上。 許純碧說,現在她沒有能力與資格幫客戶理財,但每天耳濡目染下,自己的理財知識進步許多。許純碧每天的工作是幫客戶做定存、外匯、下單等,她最擔心將金額數字與下單日期寫錯,所以時時刻刻做事都很仔細,也很有耐心;她還努力考各種相關證照,希望熬個兩年助理,就有機會可以升為理財專員,擁有一間貴賓理財室幫客戶打理資產,她自己也會成為超級理專。她認為目前領的薪水少沒有關係,因為現在是在學蹲馬步的階段,希望將來可以成為消費金融業務的主管,就像她的大主管一樣,底下有七十多位的同事一起打拚。
衣蝶百貨企畫處專員陳怡儒,當初靠著熱情與有自我風格,考進衣蝶百貨,當時薪水不到30,000元。
陳怡儒採購時尚遠景
百貨業向來是個低薪的行業,也一向被認為沒啥前景,但是自從「美學經濟學」開始當道,全球追逐時尚風潮,跟著時尚走的百貨從業人員前景開始綻放光明,尤其是懂得做商品企畫與採購,可以在短短一、兩年間脫離低薪歲月。 王凱茜與陳怡儒現在每天在衣蝶百貨商品企畫部打拚,主要負責採購與品牌規劃等。衣蝶百貨行政總監柯愫吟表示,如果穿著像秘書套裝或是很嘻哈風的服裝來應徵,大概都會被刷掉,因為負責採購和商品企畫的同仁,必須讓人看得出他要表現出的「型」。 前年報考衣蝶百貨時,陳怡儒的熱情感動了柯愫吟。錄取後,陳怡儒展開一年從新竹到台北的通勤生活。每個月拿著二萬八千元的薪水,再加上語言能力加級的兩千元,陳怡儒過著「欲望克制致富法」的生活。 這個薪水不高的工作,是陳怡儒的夢想,她進公司沒多久就和主管去英國參觀服裝周,短短的幾天,要看準品牌,要在預算範圍內,引進可以讓客戶喜歡的品牌。這個經驗讓還算菜鳥的她,更堅定自己要繼續留在這個行業,兩年後的現在,陳怡儒已經脫離低薪族,且被賦予更多的任務。 今年二十六歲的陳怡儒說,做百貨公司的採購,最重要的一點是將客戶喜歡的與自己喜歡的「分開看」。自己看到很興奮的品牌服飾,不一定適合衣蝶百貨的客戶,「我花了半年的時間才調整好。」經過兩年的訓練,陳怡儒現在已經很會提案,來完成自己的想法。 柯愫吟則說,負責採購的不是只有懂得買,在買的同時就必須想到如何賣。有時專櫃小姐有事時,採購人員要幫忙站櫃,賣不好同樣會有壓力,很多新人都過不了初期的考驗,就會退場了。只要能熬過考驗,就會進入時尚的大千世界,也會更有機會走入國際化的市場。 柯愫吟表示,剛開始拿不到三萬元的薪水,但每年都有一兩次到國外看服裝秀的機會,這對社會新鮮人來說,是難得的學習與非常划算的機會——拿到高報酬的學習經驗。 原本在公關部的王凱茜,現在是採購部門最新的菜鳥,到任不到半年,薪水還不到三萬元,現在都還在學習的階段。屬於「月光族」的她,為了要顧及面子與裡子,她現在的服裝搭配策略是一個名牌的包包,與身上一件比較貴的衣服,再搭配其他路邊攤較為平價的衣服,這是她更確定自己工作形象的做法。 過去王凱茜在擔任公關時,要和媒體溝通;現在她做為百貨公司的採購人員,則要懂得和設計師與店員溝通,聽他們的想法,讓品牌更受到歡迎。法文系畢業的王凱西,最喜歡的城市是法國巴黎,她希望能靠著積極做事的態度,讓自己有一天能成為專業的採購人員,穿梭在世界各大流行的都市裡,現在的低薪也就一點兒都不重要了。 本文章由「時報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